热点导读

农机互助保险期待中前行

作者: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刘自贤通讯员蔡维  来源: 湖北日报  关注:0  时间:2018年02月11日

钟祥市农机大市场待售的国产拖拉机,经销商出售时附赠农机互助保险。

每年交100元人险、400元机险,投保者都能获得相应的救援和补偿。我省探索实施的农机互助保险,让农机不再“裸奔”……

通融理赔

“2013年,我的收割机因离合器粘连,撞到墙上,花了1万多元修理费。幸亏那时参加了农机互助保险,协会赔付了7000多元。”

1月 13日,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农机手张建华说,他和父亲一样从事农机职业,成为第二代农机手。两台高大的福田雷沃收割机停放在自家门口,格外醒目。农忙双抢季节,他随跨区收割队伍一起,车载收割机,浩浩荡荡,由南向北,一直收割到黑龙江。“出了事故,就用手机拍照,传给微信群报案,工作人员立案后处理方便快捷。”屈家岭管理区农机手韩志勇说,去年5月,割台剪刀将他的右手指割伤,动手术花费5000多元,互助保险通融理赔支付了1400元。

通融理赔是互助保险特有的一种理赔方式,只要发生事故,互助保险就会作出相应赔付,而不像商业保险那样有很多限制。比如韩志勇发生事故时并不在作业,且地点在仙桃,但互助保险还是通融,作了适当补偿。

理赔接地气,农机手们心里暖洋洋。

屈家岭管理区五三顺达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董国华,拿出最近3年保险赔付一览表给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保费收取、事故数量、赔付金额一目了然。去年,该合作社收取保费10.56万元,发生事故38起,赔付9.22万元。“保费与赔付基本上收支两抵,没有多少结余,有时协会还要贴钱。但这对于农机手来说是件大好事,大家的钱用在大家身上。”

一路坎坷

1月14日,省农机安全协会和钟祥市农机安全监理站干部一起,前往官庄湖农场洪坡村看望受伤的农机手曹峰。

曹峰耕地时,因两手麻木,下机时摔倒,治疗花费2万多元,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了1万多元,又得到5000元农机互助保险理赔,自己仅承担1000多元费用。他决定续保:“没出事的话,我这点钱就等于帮助了别人。”

曹峰道出了互助保险的真谛: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我省目前有农业机械133万多台,其中大中型拖拉机19万台、联合收割机10万多台、插秧机7万多台,参保会员超过26万人。农机互助保险开展试点8年来,已搭起了平台,并初具规模。

谈起这一险种的发展历程,省农机安全协会负责人方胜感慨其一路坎坷。“2004年,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交管部门把在道路上行驶的拖拉机纳入机动车范畴,全省有多家保险公司争着来合作办交强险。但几年下来保险公司都亏损,赔付率达到166%,有的高达280%。保险公司不干了。但农机必须有保险,不能成为空白,2010年我们又与一家保险公司合作,3年后也还是没有赢利,搞不下去了。农机事故发生频率高,保险难是全国性的通病,互助保险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

期待新政

24岁的陈勇是钟祥市众田梦农机联社负责农机安全的职员,他创建了钟祥互助保险微信群、荆门跨区作业微信群,群员有123位农机手。他热情周到、全程跟踪的服务赢得大家信赖,被亲切地称为“互助哥”。

去年9月5日,该市冷水镇田港村农机手刘恒龙驾机收割水稻卸粮时,田埂垮塌,收割机倾覆,被轧身亡。陈勇接到报案当晚就去拍照处理,3天将收割机修理好。他还和监理干部一同带着粮油慰问家属,以封顶5万元赔付。死者亲属要求帮忙将收割机处理掉,他二话没说,马上联系另一乡镇农机手以合理价格买下。“十年致富奔小康,一场事故全泡汤。”联社理事长杨家美说,去年从792名投保人员收取保费37万多元,赔付了32万多元,全年赔付农机事故160起。他说,农机互助保费收取低,事故发生多,承担不了这么大的安全风险,希望政府部门能给予政策性补贴,提升理赔保障水平,扎牢农机手的“安全保障线”。

  1. 打印此文
  2.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