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导读

刘长华同志在全省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推进活动上的讲话

作者:质量管理处  来源: 质管处  关注:0  时间:2017年12月10日

 

同志们:

在全省上下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之时,在岁末年初各行各业总结今年、部署来年工作之际,我们在鄂东山城-英山县举办全省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推进和丘陵山区农机合作社示范创建活动,主要目的是总结交流近年来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的有效方式,搭建丘陵山区农机化政产学研推信息交流平台,探讨攻克丘陵山区机械化发展难题的路径,推进农机专业合作组织示范创建,促进我省农机化提档升级。上午,大家观摩了马铃薯、花生、蔬菜机械化作业现场,参观了茶叶自动化加工企业、鄂东茶机大市场和当地具有代表性的农机合作社。刚才,农业部南京农机化研究所的梁建教授作了精彩报告,部分丘陵山区农机部门代表进行了交流发言。整个活动形式多样、时间紧凑、内容丰富,相信大家会有所收获。下面,我讲几点意见,供同志们参考。

一、充分认识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的重要性

(一)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是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不断优化产品结构、生产结构、产业结构和生产力布局。对于不同的地区,路径不一样,任务也不一样。我省位于长江中下游,西、北、东三面被武陵山、巫山、大巴山、武当山、大别山、幕阜山等山麓环绕,山地、丘陵和平原湖区分别占全省总面积的56%24%20%丘陵山区农业生产在全省占有重要地位,但丘陵山区农业生产方式相对落后。利用农机化改造传统农业,已成为丘陵山区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从现实情况看,丘陵山区多样化的种植结构,需要多样化的农业机械。粮食和经济作物、林果业等生产水平的提高,也需要新型、适用、多功能的农业机械来提高生产效率和质量。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对于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二)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是改善农村农业生产条件的当务之急

丘陵山区受地理条件、耕作制度、种植规模等因素的影响.生产方式相对落后,特别是偏远山区,农业生产基本上还是依靠人畜力来完成。与平原地区相比,丘陵山区农业生产条件更恶劣、劳动量更大。依靠传统的锄镶锨镢等工具和畜拉人扛等方式来进行农业生产,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率低。加快改善丘陵山区农业生产条件,既是提高丘陵山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迫切需要,也是让丘陵山区农民群众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实现文明生产、体面生活的必然要求。

(三)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是促进农村劳动力合理转移的有效途径。

丘陵山区农村劳动力的进一步转移需要通过农机化来提供相应支撑。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农村的一种常态。尤其是在丘陵山区,能外出务工的劳动力都基本外出务工了,在农村务农的主要是一些妇女和老人。尽管“三夏”、“三秋”农忙时节,许多外出务工农民也返乡帮工,但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仍然成为留守农民沉重的体力负担。同时,农村劳动力季节性短缺,致使雇工价格逐步高于机械作业价格。随着用工难、用工贵问题的日益严重,没有机械化支撑,丘陵山区特色作物很难产业化,很多地方特色优势将会逐步丧失,甚至会出现产业萎缩、耕地抛荒等问题。另外,在丘陵山区建设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同样迫切需要农业机械化发挥好集成技术、节本增效和推动规模经营、提高农产品市场竞争力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二、正视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总体上看,我省农机化发展已进入中级阶段后期。但从面上分析,我省农机化区域间发展很不平衡。平原地区8种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经超过70%,多数县(市、区)处于中级阶段并在加快发展,部分县(市、区)已进入高级阶段并向更高水平迈进;而丘陵山区8种作物农机作业水平仅为40%出头,许多县(市、区)仍处于初级阶段。我省“七山一水两分田”,丘陵山区占我省国土面积的70%。相当于占我省30%的版土面积已进入农机化中级阶段,正向高级阶段迈进,而70%的面积尚未取得重大进展。因此,丘陵山区机械化是我省农机化发展的关键变量,加快推进丘陵山区机械化迫在眉睫。

近年来,省局围绕丘陵山区机械化发展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在恩施、红安、赤壁等地组织开展了马铃薯、花生、茶叶农机作业现场会,探索山区可实现机械化的路径,各山区县(市、区)也结合本地产业发展实际,在尊重农民种植习惯的基础上,大胆进行试验示范,探索了一些好路子、积累了一些好经验。目前,我省丘陵山区的马铃薯、茶叶、药材、花生等主要农作物的产业布局基本稳定、产业体系基本建立、产业发展潜力也比较明显。但是从全省情况来看,丘陵山区机械化发展仍然比较缓慢、水平较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十分突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受地理地貌条件限制。我省丘陵山区耕地面积占全省常用耕地面积的63.36%,大部分丘陵山区地形复杂,地块小且不连片。存在作业场地狭窄、农机具搬运转场困难、道路不畅等问题。很多山区县(市、区)农村缺乏机耕道,大、中型农业机械根本无法使用,严重制约了丘陵山区农机化的发展。

2、受种植模式制约。我省丘陵山区大都采用单家独户的农业生产方式,多种农作物交叉种植。即使种植同一品种,也存在成熟期的差别,给农机作业带来了很大不便。

3、受农机装备条件制约。购机补贴政策优先考虑大中型农业机械,适合丘陵山区作业的小型农机具补贴额度低。企业对适宜丘陵山区耕作收获的农机具研发重视力度不够,导致现有装备不能完全满足丘陵山区的需要。例如我省丘陵山区急需马铃薯、玉米等生产机具,但是目前市场上已有的马铃薯、玉米生产机具几乎都是为北方省份和平原地区设计制造的,在我省丘陵山区难以适用。

4、受人员素质制约。目前,丘陵山区大量劳动力向城镇转移,留下来种地的农民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学习了解先进机械化生产技术、掌握高性能农业机械还存在一定的困难。

5、受作业成本制约。由于农业劳动力和农用燃油价格不断上涨,推高了农业生产成本,对农业机械化发展特别是丘陵山区的机械化带来了不利明显影响。

6、受服务能力制约。由于丘陵山区土地经营规模普遍较小,现代农业发展滞后,农机专业合作社等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程度滞后,与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要求不相符合,难以形成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的生产模式。

三、加快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

推进丘陵山区机械化难度比平原地区要大,困难比平原地区要多,但是没有丘陵山区的机械化,实现全面机械化就无从谈起。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必须勇于担责,善于作为;必须扎实苦干,攻坚克难。只有主动作为,才能有所作为。

(一)狠抓特色农机装备研发推广,为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增添新动能。

目前,我省企业生产的适应山区作业的农机具主要是微耕机等小型耕整机械,部分茶叶生产、加工机械,像马铃薯、花生、药材等生产的专用机具还没有,在用的机具都是从外省引进的,一些大型农机全部是国外进口。因此,加快提升自身农机装备研发推广能力,刻不容缓。

一是要加大新机具研发力度。鼓励和引导农机科研院所和制造企业针对丘陵山区的地形地貌和农业农机发展现状,创新研制一批适应性强、操作简单、可靠性能好的小型轻简农机装备。

二是要加强引进推广。紧紧围绕我省主要农作物作物生产和丘陵山区农业特色产业发展实际,大力引进特色农业机械设备,重点引进推广秸秆综合利用、山区粮改饲、茶叶、蔬菜、马铃薯等作物机械化作业技术,努力扩大山区农业紧缺装备和绿色环保农机产品的有效供给。

三是要加强协作攻关。积极协调科研院校、农机生产企业与特色产业发展基地、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家庭农场负责人对接,开展产研用协作攻关,解决特色产业发展机具短缺问题。

四是要加大丘陵山区特色农机具补贴力度。结合丘陵山区农机作业实际,将适合丘陵山区农机化生产的微耕机、田园管理机、茶叶、果蔬生产加工等农业机械纳入补贴范围,推动山区农机装备结构优化升级。适当扩大丘陵山区适用农业机械补贴范围,提高补贴比例,进一步降低丘陵山区尤其是贫困山区农民的购机成本。

(二)大力提升农机专业合作组织社会化服务能力,为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凝聚合力。

一是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发挥专业合作组织示范带动作用。积极探索新型农机服务组织建设,在丘陵山区大力培育发展农机合作社,充分发挥农机合作社的典型带动作用,着力培育壮大丘陵山区农机专业合作组织。各丘陵山区县(市、区)农机部门要以“农机专业合作社示范社”“模范农机大户”等示范创建活动为契机,大力开展农机示范社建设,打造农机服务品牌,推进经营理念品牌化,全力培育和扶持一批农机专业合作社等农机社会化服务主体,进一步拓展农机社会化服务领域,不断提高丘陵山区农机专业合作组织的规模档次,强化覆盖全程和服务全面的辐射带动能力建设。

二是要进一步加大农机实用技能培训力度,不断提高丘陵山区农机应用和农机手驾驶操作技能。积极推动“互联网+”技术在丘陵山区农机合作社的应用,推进管理方式信息化,推动创新发展。

三是要鼓励以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的“土地股份合作”,探索“机农合一”新机制。鼓励发展农机租赁服务,重点满足各类经营主体对集中使用频次不高的一些专用机具的租赁需求。鼓励丘陵山区农机合作社与农机企业开展“企社共建”,与金融机构开展“银社对接”,实现合作共赢。

(三)切实推动农机农艺融合,为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提质增效。

一是要健全机制。建立丘陵山区农机农艺融合长效机制,包括建立农机农艺融合的决策机制、农机农艺管理部门协调机制、农机农艺科研机构会商机制,形成从决策到科研到管理统一协调共同探讨农机农艺融合发展的制度。近几年,我省在红安、大悟成功召开了全省花生生产全程机械化现场会,在咸宁、五峰召开全省茶叶生产全程机械化现场会,有力助推了我省丘陵山区机艺融合体制的进一步完善。

二是要宣贯标准。加大对丘陵山区农机农艺融合技术标准、技术规范的制定和宣贯力度,引导广大农业生产者运用集成配套生产技术推进规范化、标准化生产。

三是要搭建平台。依托种植大户、家庭农场、新型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建立农机农艺融合技术推广平台,加强农机农艺融合技术集成示范区建设,结合种植业、设施农业生产特点,推广示范一批农机农艺有机融合、相互促进的先进技术,充分发挥其在农机农艺融合中的优势作用。

(四)强化农机化人才培养,为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营造坚实后备力量。

一方面,要积极采取集中轮训、网上授课、专业培训、外出学习考察等多种方式,加大对丘陵山区农机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的培训力度,更新知识结构,提升管理水平和专业技能。另一方面,借助“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项目,分门别类,有针对性地加强农机服务组织经理人、农机手、农机维修人员等专项知识、操作技能培训,提高培训的精准度,增强农机社会化服务人员的经营管理能力和综合技能,充分发挥其示范带动和辐射作用,使之逐步发展成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真正懂得“地种什么、怎样种地”的农机致富“领头雁”。

同志们,推进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任务十分艰巨、使命十分光荣。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农机化发展各项工作,不失时机地从各个方面努力推进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为开创我省丘陵山区农机化发展的新局面做出新的贡献!

  1. 打印此文
  2.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